之后这两个人的tag就叫花纹异眼了:

Hakens(洞仔/Hole)
Anatolio的单身公寓合租室友
大概算是僵尸

开朗爱笑穷开心,喜欢和人聊天出游,擅长调动气氛和安慰失意的人。对谁都会倾尽全力表示友好。喜欢所有美好积极和新奇的东西。非常容易被很细小的事感动,经常对新开的花和新长的叶子,各种小动物甚至是看到橱窗里一个精致的装饰物就激动的不行。


非常受不了恐怖片和鬼故事。


偶尔会思考为什么现在这样的身体的构造还能顺利的吃东西,不过既然能吃就没多想。猜想自己大概已故,但是一一点都想不起来他是怎么去世的也完全对自己脑子和胸口穿洞为什么还活蹦乱跳的毫无头绪也毫无自觉,所以经常忘记带眼罩,出门碰到人被大声尖叫了才记起来自己眼睛有洞。然后就只能在别人吓呆或报警的时候扭头狂奔,尤其是自己回了家晚上出门去便利店的时候结果现在似乎已经成为了”在黑暗中出现的贯穿脑子丧尸”都市传说。但是本人根本没察觉到说的是他,还对此传闻表示害怕。

目前在各处打工,咖啡馆,小餐馆,便利店的收银员都有在做,但是一拿到工资除了房租就会败在新款式的衣服上,靠Anatolio才不至于天天吃泡面。

洞内的花纹会随着情绪变化
很难感受到负面情绪,总是很快乐,一旦感到难过左眼和胸口的洞壁内花纹会全部混乱变成黑红色然后剧痛流血,悲伤程度越深越严重,甚至昏迷,但一旦达到昏迷程度的悲伤醒来之后就会忘记与其相关的所有事情。

Anatolio(Ana)
Hakens的单身公寓合租室友
恶灵

从容温和,富有耐心的恶灵,享年46岁。据本人说是被残忍谋杀后因为强烈的不甘和复仇心而变成了恶灵,但在还未来的及展开报复的时候,仇人就也死了,于是就只能作为恶灵在世间徘徊,因为仇恨的强烈成为恶灵时力量强大,连实体化都能做到。曾经是个极为记仇的人,一直在找仇人的灵魂但是随着时间已经不再把这个作为主要追求了,现在更为注重于享受生活及时玩乐。
有段沉迷于赌博的历史,手气和赌技都很有一手但现在似乎正在戒赌。飞镖玩的很好,喜欢和人比21点式飞镖。只在必要的时候会实体化,实际上实体化很耗力所以平常都是无实体的灵体状态,能看到他的时候常是半透明,有时没有脚有时只有上半身,多数时候哪都找不到他的时候喊他的名字就会凭空出现。

在牛郎店工作,有一笔可观的收入,伙食担当,相当会做菜。对Hakens的神经回路和思维方式表示无奈,不知不觉间就像老妈子一样爱操心。一开始是因为看到Hakens的洞感到好奇才现身的,在其找不到合租室友的烦恼央求下同意充当室友,结果到最后一直承包了大部分的房租甚至Hakens的衣奴开销。

实体化的时候偶尔会忘记自己不能穿墙了时不时就会撞到头。唯一害怕的东西是盐,碰到盐会感受到灼烧还会起烟发出“呲———————”的声音,做菜的时候必须得戴手套




闲暇的时候喜欢打毛衣




似乎原本的面目比现在更为吓人一些。

2017-04-16 1 29
评论(1)
热度(29)
© 隔壁老BU/Powered by LOFTER